您的位置: 首页 >> 传感器

战气凌霄第章黑店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战气凌霄 第48章 黑店

“什么意思?小子,你可看清楚了,我们这家酒楼叫什么名字来着?”那伙计立刻换了一副脸色,阴仄仄一笑。

“王氏酒楼?我不管你这酒楼是谁开的,就算是皇帝开的,也不能如此店大欺客把?我不想在这里吃饭,莫非你还要强行逼我在这里吃不成?”6天羽瞬间变得面沉似水,看来,今日自己是遇到了传説中的黑店了。

“不错,你既然进来了,就得吃饭,不吃饭也行,拿出五十两银子来,付完酒菜钱再走。”伙计立刻横眉竖眼的道。

“我还没吃,你就要银子,天下哪有这个道理,莫非你以为我好欺负不成?”6天羽闻言,顿时怒极反笑。

6天羽这里生的事情,迅惊动了酒楼其他的食客,大家全都循声望来,顿时议论声四起。

“哎,看来这位小哥要倒霉了,不出diǎn血,今日是无法脱身的。”右侧靠墙的一名中年男子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嘘,小声diǎn,若是被王少爷听到了,那可不得了了,快吃你饭把。”同桌的一名老者立刻瞪了中年男子一眼,警告道。

中年男子闻言,暗暗叹息着摇了摇头,目中带着同情之色的扫视了6天羽一眼,便继续低头吃起饭来。目前阿根廷零售市场上

其他几桌食客的反应也是差不多,看来此等事情,在这酒楼已经不是第一次生,大家屡见不鲜了。

“我説你吃了就是吃了,给钱。”伙计立刻右手一挥,伸手抓住了6天羽的右手,生怕他逃了。

“放手!”6天羽不由勃然大怒,猛然一声怒喝。

“是谁在本少的酒楼大呼小叫啊?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就在此时,从酒楼二层传来一阵蹬蹬蹬嘈杂的脚步声。

6天羽不由抬头望去,顿时见到,一名年约二十几岁的公子哥,带着六名身形魁梧的大汉,快步下了楼,直奔自己而来。

“王少爷,您来的正好,这小子吃了饭,却不给钱,您説该怎么办?”伙计立刻大声嚷嚷道。

“吆?竟然还有人敢来我们王氏酒楼吃霸王餐?”被称之为王少爷的男子,心照不宣的对着伙计阴阴一笑,随即抬头,冷冷的望向了6天羽。

“小子,你叫什么名字?那里来的,可是想在本少的酒楼吃霸王餐?”那王少眯缝着长长的三角眼,薄薄的两片嘴唇搭吧了几下,恶狠狠的道。

“我刚进来,并未在这里吃过任何东西,你若不信,可问问其他的客人。”6天羽立刻缓缓道。

“哦?是吗?那本少问问。”王少闻言一声冷笑,随之目光阴冷的扫视了四周的食客一眼。

“你説,这小子在酒楼吃过饭吗?”王少右手猛然指向先前那名小声自语的中年男子。

“呃,这个,王少爷,不好意思,我刚才一直在吃饭,没注意。”中年男子立刻打着马虎眼,不敢説实话。

“好,李员外,那么你説,这小子有没有吃霸王餐?”王少爷满意的diǎn了diǎn头,右手移向了旁桌的一名老者。

“王少爷,老朽老眼昏花,只是一直注意桌上的美食了,根本没看到那边的事情,您就别为难我了。”李员外不由一声苦笑。

“你,还有你,告诉本少爷,这小子有没有吃过饭?”王少爷不由更为得意,右手连连指向几名食客。

“吃了。”

“恩,我也看到他吃了,diǎn了满满一桌子的菜。”

“这小子竟敢在王少您的酒楼吃霸王餐,真是嫌命长了。”那几个被diǎn名的食客,立刻带着讨好的笑脸,纷纷鼓噪起来。

“哈哈,小子,你可听到了?他们都説你吃了,现在你还有何话説?”王少立刻眯缝着三角眼,死死的望向6天羽,厉声喝道。

6天羽胸中,早已涌起滔天怒火,没想到不但这王少指鹿为马,而且其他的食客,为了讨好这王少爷,也是一个个颠倒是否黑白,满嘴胡言。

看来,今日之事,绝对无法善了了。

“你想怎么样?”6天羽干脆不解释了,冷笑着反问道。

“想怎么样?吃饭付钱,天经地义,伙计,告诉本少,他吃了多少银子的东西?”王少立刻望向伙计问道。

“少爷,他吃了清蒸鲍鱼、爆炒蹄花、天香干锅……一共十道菜,总计五十两银子。”伙计立刻附和着道。

6天羽闻言,脸上冷笑更甚,看来这伙计瞎编排的功夫还挺厉害的,满嘴胡言都无须打草稿,由此可见,昔日曾利用这招,蒙害了不少人。

“恩,十道菜,五十两不多,小子,乖乖付完钱,本少让你走人。”王少立刻斜着眼道。

“我若不付钱呢?”6天羽冷冷一笑。

“不付钱?那今日你横着进来,本少要你躺着出去。”王少立刻目露凶光,对着身后那六名彪形大汉猛然一挥手。

众大汉见状,立刻身子齐齐一动,将6天羽围在了中间。

两旁几桌的食客,顿时纷纷起身,远远的站到了墙角处,他们知道,等这里的事情一了,到时候自己diǎn的那一桌子菜,王少会再次为他们免单的。

只要是本地人,都心知肚明,这王氏酒楼只宰外来之客,对于本地的客人,还是不敢有半diǎn欺压的,这也是他们愿意来这里吃饭的主要原因,如若不然,若是连本地人都欺负的话,这王氏酒楼绝对开不长久。

人,都是自私的,只要不欺负到自己头上,就会抱着一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对之视若无睹。

这些食客,此刻正是抱着这种看热闹的心态,远远的站在墙角处,看6天羽今日如何解决此事。

但大部分人,都觉得6天羽的境况不容乐观,此刻被五个身怀不弱修为的大汉团团包围,绝对是凶多吉少了。

“哎,这位小哥,我劝你还是拿钱消灾把,将事情闹大了,对你不好。”就在此时,一旁的李员外突然走上前来,规劝了一句。

这李员外曾经见过数次与王少为敌之人的下场,好几个外地来的食客,全都是因为不了解这王氏酒楼的背景,选择与王少对着干,最后所以你想创造出一个和相关的词皆被无情的打算了手脚,扔出酒楼,最后沦为了街上的乞丐。

“谢谢老丈,但我身正不怕影子斜,没吃就是没吃,想黑我,是绝不可能的。”6天羽立刻冷冷一笑。

“哎,既如此,那你保重把。”李员外2.百度更喜欢独特的原创内容闻言,不由暗暗叹了口气,迅退到了墙角。

“小子,本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到底给不给钱?”王少冷冷盯着6天羽,厉喝一声。

“我没钱。”6天羽缓缓道。

“这么説,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给我打。”王少立刻暴怒,迅对着众大汉一挥手。

“唰”众大汉立刻目露残忍之芒,齐齐身子一动,向着6天羽一拥而上。

“嘭嘭嘭……”在一阵噼里啪啦的大响声中,红色战气之芒冲天而起,那六名大汉,还未走到6天羽身前半米处,便被6天羽一个扫堂腿,齐齐踢飞。

在压塌了数张桌椅后,众大汉全都仰面朝天的躺在了地上,出阵阵凌厉的痛苦哀嚎。

“就这么diǎn实力,也敢来本少的酒楼撒野,正是不知天高地厚。”王少见状,并未半diǎn惊惧之色,反倒冷冷一笑。

话落,王少身上,立刻迸射出一阵耀眼的黄色战气之芒,就像是一个黄色光罩,迅将他笼罩其内。

“战师中期?”众食客见状,齐齐惊呼出声,他们以前很少见王少亲自出手,没料到的是,这个貌似纨绔子弟的王少爷,竟然有着如此不弱的实力,小小年纪,已然达到了战师中期境界,不愧是出身于大家族的少爷。

反观6天羽,身上却是迸出耀眼的红色战气之芒,一比之下,高下立判,6天羽仅仅只有战士巅峰的实力,与王少足足相差了两个阶北京论坛、布莱尔信仰基金会和耶鲁大学三家共同主办了题为“信仰与——全球化时代的精神反思”的分论坛别。

“哎,看来这位小哥要倒霉了,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李员外再次长叹了口气,心中颇为不忍。

“这小子竟敢和王少作对,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这下,定会被打得像死狗一样了。”

“看来,这黎化城内,又会多出一名乞丐了。”

众食客对着6天羽指指diǎndiǎn,无一人看好他,全都认为,他今日必败无语,其下场,便是断手断脚,沦为城中乞丐大军中新的一员。

见到王少身上散的战气颜色,6天羽的脸色亦是变得凝重起来,他还从未硬拼过战师中期的强者,不知现在的自己,能否有着一拼之力呢?

但无论如何,今日也必须一战。

6天羽的性子便是这样,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杀人。

6天羽与王少两人,谁都没有轻举妄动,而是大眼瞪小眼,死死盯着对方,暗中蓄势,准备给予对方绝杀一击。

凌厉的杀气,瞬间弥漫整间酒楼,距离两人最近的桌椅、板凳,立刻出阵阵咯吱咯吱的脆响,最终在这狂暴的杀气压迫下,难以忍受,轰然崩溃,化作无数木屑碎片,纷纷扬扬的撒落在地。

大战,一触即。

赣州治白癜风专科医院
昆明治疗试管婴儿的医院
西安医院哪家治疗男科好
Tags:
友情链接
武汉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