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万物互联

我能看见战斗力一百六十四章难度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我能看见战斗力 一百六十四章:难度

剑雨洗地,避无可避,数千道先天破体无形剑气带着凌冽的呼啸洒在众人头顶。

最先死去的是那头浑身漆黑的奔云兽,巨大的体型让他无法躲避这剑雨,先天破体无形剑气轻易撕开了它的表皮露出森森白骨,奔云兽吃痛哀鸣,扭头便想逃离这片剑雨覆盖地,但一动便有更多的剑气洞穿它的身体。

“吼~~~~~~~~哦!”一声惨烈的哀鸣后,奔云兽被斩杀。

接着是那群妄想以护身功法和铠甲阻挡这些剑气的武者们,罩在他们身上的劲力颜色不一,灵力吞吐将他们衬得如同天人,但面对这漫天的剑气,曾经无往而不利的护身功法连一秒都没有撑住,就被破去,然后剑气便击在了铠甲上。

铠甲分品,一套凡级的铠甲亦分上中下三品,上品者为精钢混灵铁铸造而成。中品者为百炼精钢铸造。下品者例如既是普通精钢打造。

而黄级的铠甲,便是全由灵铁打造,亦分三品。

而S-300无疑为伊朗未来继续谋求发展和拥有核武器、巩固阿萨德政权创造了有利条件。因此

这群侯府收拢的蜕凡境武者,大多穿着凡级中上品的铠甲,就连一件黄级铠甲都没有。

以这样的仿防护能力硬撼这般密集的剑气,真不知道说他们勇气可嘉还是愚蠢好。

剑气击在铠甲上,一击便是一个小坑或是磕飞一片鳞甲,让这群武者迅速反应过来,用出吃奶的力气朝着剑雨击出自己最强的杀招。

也幸亏有铠甲在身,才给了他们反应的机会,不然这一波的剑雨,就会让他们减员。

呼啸而出的杀招与剑气在半空中碰撞,灵力的光晕在天上炸开,一圈一圈的灵蕴震得空气都在颤抖。

在武者们的努力之下,他们终于扛住了徐老赢的第一波攻势,但还来不及欢呼,十几道颜色不一的灵剑直扑众人,而刚刚施展过杀招的武者们,又能如何挡住这一式诸天无上剑道的灵剑!

就在徐老赢落地的同时,那群合围龚正的武者或被斩下头颅,或被割裂半身,横尸满地,好不凄惨。

就连两名蜕凡境巅峰的武者都死了一名,只剩丁高朗与栗邵元站在一起满身是血。

栗邵元能活着,纯粹是因为徐老赢的剑气一道都没有往他身上放,不然这个蜕凡境都没有的谋臣,大概会死在第一个。

至于丁高朗,只能说这货机智的一匹,居然想到举起奔云兽的尸身来阻挡剑气,将栗邵元和他都罩住。

栗邵元满脸的灰败,看着徐老赢,眼中满满的颓然。

哪怕你智计通天,遇上这样一名不讲道理的武者,除了引颈待戮,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真是厉害!”唐罗心中赞叹,从空中缓缓飘落,站在了一根完好的木桩之上,满地的鲜血,他实在没有地方下脚。

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徐老赢出手,但这种凌厉到极致的剑气却是他无比欣赏的一种战法,简单粗暴又不失美感。

要不是因为自己不能恢复灵力的身体,这种战斗方式大概会是他以后常用的方式之一。

大开大合,单挑群战皆宜。

栗邵元看到唐罗,脸色又是一白,无奈道:“原来是天骄做局,栗某输的不冤。”

唐罗笑笑没有回答,看向丁高朗道:“回去告诉你们主子,带上龚正妻女明日午时还来此地交换,不然就给他这第一家臣收尸吧。”

丁高朗面色变换,身体却是十分僵硬,因为徐老赢正盯着自己,见识过对方那如雨般的剑意,他可没信心在对方的手下活命。

徐老赢迈步上前,扯着栗邵元的衣领便将其往唐罗身边走,毫不在意身后的蜕凡巅峰。

栗邵元已经想明白了唐罗的目的,原来是要用自己交换龚正的妻女,这便意味着自己并无性命之忧,所以即使他被抓着衣领,已然恢复了从容的模样。

唐罗站在木桩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栗邵元,随口问道:“还以为你会带个人质过来,用砍手砍腿之类的伎俩逼迫龚正,居然没有,也太大自大了吧。”

“龚正既然心系家人,带不带都是一样的。”栗邵元从容道:“只是我很好奇,为何天骄会为一个流氓头子如此上心。”

在他的印象中,天骄唐罗那是何等高傲的一个人,即便是面对公子申携御邪鸾辇亦敢发出死战之约,被武圣山断定为先天漏体更是道心坚定,二破蜕凡。

这样的人应该像巨龙一般高傲,哪怕龚正用出何等利益交换,都不至于会为对方妻女设下此计。

唐罗自然不会回应这样的问题,朝龚正道:“把他嘴堵上,让他明白俘虏的正确谈话方式。”

“是!”龚正双目赤红的应道,撕开衣服一角揉做一团,一手掐着栗邵元的后颈,塞进了他的嘴里,让他只能发出“呜呜呜”的惨叫声。

“你压着他找地方藏起来,明天午时还来这儿?”唐罗朝龚正嘱咐了句,后者点点头,抓着栗邵元的后颈便往远处蹿去。

看着两人远去,唐罗这才一屁股做到木桩上,朝徐老赢问道:“你好像有话要对我说?”

徐老赢点点头,刚刚只是有龚正在场不太方便,现在人走了他当然要把疑问提出:“龚正的事算解决了,那老白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唐罗一脸莫名。

“你别装傻阿喂!”徐老赢一脸忿色:“当然是如何让他成为一个书法家啦!”

“你不已经在帮他了么。”唐罗耸耸肩。

徐老赢摆摆手,表示到:“还不够!”

真正的书法,不该因为出身的愿意而被埋没,则同时解决了西部地区窝煤和工业程度落后两个问题他想让米白以书法成名这不光光是为了对方,更是为了证明书画之道的纯粹。

只是他毕竟不善于这方便的谋划,所以想问问唐罗这个聪明人。

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他对这个表弟的智谋已然完全放心。

唐罗当然理解徐老赢的执念,可要让一个毫无根基的平民成为书法家,这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

所以他说:“有些麻烦阿!”

徐老赢一听大喜,忙道:“那就是可以做到咯?”

怎么这个时候,反应又那么快了!你该不会是在装傻子唬我吧!?唐罗看着徐老赢,一脸不敢置信的神色,心中暗道。

合肥宫颈糜烂
乳果糖能软化大便吗
丹媚肠溶片怎么样
Tags:
友情链接
武汉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