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芯片

公车改革应强制引入听证程序

2020.02.19 来源: 浏览:1次
公车改革应强制引入听证程序 无论是国家立法机构计划推出有关车改的法律草案,还是每个行业自己推行的公车改革,之前都应该引入由当地人大主持的听证程序。

  据中国广播网报道,深圳3月20日启动公车改革,在职在岗正局级以下公务人员取消公务用车,但却没有同时公布每月车补的发放标准。记者为此致电深圳市委副秘书长、深圳市改革办主任乐正,他含糊其辞,说补贴原则是厉行节约“既不高也不低”。一位公务员为记者提供了一组补贴数字:正科:2400元副处:2800,正处3200元。

  如果这个数字是真实的,公众一定会觉得偏高,因为公众是以自己平时用车的费用做参考,至于官员们为何每月要消耗那么多费用,他们不清楚,也没有人告诉他们,公众如果因此引发质疑甚至反对,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公务车是特定时代的产物。在上个世纪的五十年代,由于交通和信息落后,官员跑公务主要靠两条腿或骑马,办事效率很低。后来改为骑自行车,改革开放初期北京吉普这种轿车开始盛行,后来不断泛滥。现在,由于公共交通尤其是信息时代的深入,许多公事都不需要双方见面解决了,公车已经到了取消的时候了。可是,官员们却不断换好车且频率越来越高,配车范围越来越大,某些单位竟然发展到人人有专车。由于公车消费比较隐蔽,又是官员的特别爱好,难以监督,导致公车改革了十几年没有什么成效,不但没有改出一个公众认可的样板,而且成了三公消费中的佼佼者。

  原因是什么?首先是缺乏比较具体的、容易操作的、刚性的高层设计。虽然中央出台了很多公车配备和使用的相关规定,但都不具体不细致,容易让人钻空子,而且从来没要求取消公车。更由于出台后对下面的执行情况放任自流,违规了也不处罚,让规定成为废纸一张。其次是不少地方推行的车改,只是想既能捞取锐意改革的好名声,又能得到比车改前更多的好处,比如一些单位宣布废除公车时,公车已不知到哪里去了,而且车补定得很高;还有更恶劣的,比如辽宁省辽阳市宏伟区区委书记、区长每年拿着7.6万元的车补,但公车照坐不误,这是对车改和监管的巨大嘲讽。

  问题的根源都指向一点,那就是以前所有的公车监管和改革,都是让公车利益的享有者用暗箱操作的办法自己去策划、颁布和执行,而把公车购买和使用的出资人—不享受公车利益的普通公众排除在外。这样的改革和监管会取得成效吗?绝对不会。

  怎么办?必须吸取过去“车改让民意走开”的共性教训,把听证制度引入公车改革的决策过程。听证会制度可以通过吸纳各方利益和意志参与社会公共事务,使公共决策与社会治理更加规范,可以让社会公共利益和公民权利得到有效保护,缓和社会矛盾。法律已经规定在电、水、暖等价格制定上刚性引入听证制度,虽然在实践中出现了不少令公众不满意的地方,但谁也无法否认,如果没有这个听证程序,一切由政府的物价部门和国企共同制定,那么,电、水、暖可不是今天这个价格了。

  因此,无论是国家立法机构计划推出有关车改的法律草案,还是每个行业自己推行的公车改革,之前都应该引入由当地人大主持的听证程序。听证会中的多数代表理所当然是不享受公车利益的普通公众,他们有反对官员特权和公车浪费的动机和诉求;如果某些条款令他们不满意,他们就会投反对票;更重要的是,听证会都是公开的,所有代表的发言和表决都被媒体公布出来,如果普通公众代表的观点不能代表普通公众,就会受到公众及媒体的质疑和谴责。在这种情况下,车改才能公平公正,才能让公众满意,公车使用者也不会得到误解。

老年痴呆病人怎么护理
动脉硬化医院
宜昌中医牛皮癣医院
Tags:
友情链接
武汉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