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大数据

跨界明星凌文我在神华的618天注意

2020.11.19 来源: 浏览:0次

加入神华的第6 18天,凌文身着一袭灰色西装,双手作揖与老同事道别。两天前,有消息称,这位56岁的国家能源投资集团(下称“国能投”)首任总经理已赴山东任职。

这一消息很快被证实。4月25日晚上,山东一档名为《问政山东》的节目披露了凌文“省政府党组成员”的身份。

作为一名金融出身的外来者,凌文见证了煤炭行业市场化改革十七年的跌宕起伏。

2001年,他从中国工商银行调任神华集团副总经理。当时,煤矿企业融资陷入困境,让这位出身银行信贷部的高管跨界,背后考量不言而喻。

不过,形势很快扭转。随着次年国家取消电煤指导价,行业进入快速发展的黄金十年,也把凌文一步一步推上世界最大煤炭企业的“二把手”交椅。

2017年11月28日,神华与国电合并,国能投横空出世,一跃而成全球最大的煤炭、火电、风电和煤制油煤化工公司。凌文的职业生涯,也随着新中国最大规模的央企重组更进一步。

仅仅18个月后,这位跨界明星履新能源大省山东,由此踏上仕途,迎接新的挑战。

临危受命

“我54%的时间都在国家能源集团。我能有今天的成就,是各位把我从一个不懂煤、不懂电、不懂运输的学徒,培养成中央企业的主要负责人。”凌文在离任演讲中说。

他并非煤炭行业出身。加入神华之前,他曾在中国工商银行任职八年。

2001年,凌文“空降”神华,成为时任董事长叶青的左膀右臂,职业生涯原标题:曹景行调侃央视新大楼是迷宫:很可能进得去出不来迎来转折。

彼时,国企改革将国家对企业的投资由拨款改为贷款,神华负债率一度高达87%。当时研究表明,一个煤矿的负债率如果超过50%,将很难实现自我循环。

中央对这家中国最大煤炭企业高度关注,叶青临危受命。1998年,这位65岁高龄、部级工龄16年的政界老人,从国家计委常务副主任任上调入神华。

但他面对的不仅仅是债务高企。由于煤炭市场供过于求,价格急剧下滑,银行对煤矿企业的贷款也已全线停止。

叶青的贷款申请,就曾遭到国家开发银行行长陈元的断然拒绝,双方甚至争执到中央。

此背景下,中国工商银行信贷部出身的凌文,被叶青收归麾下。在后者的争取下,200 年,各大银行为神华发放贷款总额达到800多亿元。

银行态度反转背后,伴随着叶青在政商界的长袖善舞,煤炭行业黄金十年的大幕轰然拉开。

凌文入行当年底,中国加入WTO,掀开原煤出口的盖子。次年,国家取消电煤指导价。

市场化改革后,煤炭行业迎来爆发式增长。总资产1000多亿的神华原煤产量连续实现每年千万吨的增长,员工平均工资在叶青任上涨到最初的大约 倍。

200 年,叶青终于以70岁高龄退休,继任者陈必亭用资本为神华插上腾飞的翅膀。

上任两年,陈必亭带领中国神华(01088.HK)在香港上市,总市值是原世界最大市值煤炭公司皮博迪公司的2.7倍。

两年后,中国神华(601088.SH)又登陆A股,成为当时A股第一大IPO。

但好景不长。A股上市次年,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全球原料价格大跌,中国神华股价也一泻千里,一度从94.88元滑至15元。资本市场上“中国神滑”之名不胫而走。

危机中,神华历史上最具争议的掌舵者张喜武与陈必亭完成权力交接。

煤炭行业黄金十年并未被金融危机的插曲打断。在张喜武的带领下,神华继续稳坐全球最大煤炭企业宝座。

更重要的是,这家致力于煤电一体化发展的能源公司,于2012年首次超过中电投,跻身中国第五大发电集团。

凌文本人的简历也变得更加丰富。这位新中国培养的第一代系统工程博士,运用系统工程理论解决大型能源工程管理难题的努力接连产出成果。

2009年,他作为技术负责人完成的“基于科技资源整合模式的煤炭开发利用技术创新工程”,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三年后,他再次获得该奖项。

这位学者型国企干部的研究成果被广泛应用到神华和整个煤炭行业。他也因此于2015年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

不过,就在凌文第二次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那年,煤价暴跌。此后数年,煤价延续跌势,煤炭企业纷纷陷入困境,亏损面不断扩大,煤炭行业黄金时代宣告终结。

行业寒冬中,神华的煤电联营模式受到追捧。2014年,年仅56岁的张喜武调任国资委副主任,一时风光无限。凌文也被擢升为神华总经理。

时人或许不曾料到,一场暴风骤雨即将来临。

权力更迭

2014年,国家能源局掀起反腐风暴。短短三个月内,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等五名官员相继落马。

魏鹏远与张喜武是辽宁工程技术大学(前身为阜新矿业学院)采矿专业77级同学。坊间传闻,魏鹏远被查的重要线索,正是他与神华之间的一系列腐败活动。

神华对此曾予以否认。

但反腐的战火很快烧向神华。在中纪委两轮巡视期间,神华共处理271人,其中给予党纪政纪处分101人,对25个基层党组织通报批评和诫勉谈话。

已经离开神华的张喜武也未能幸免。2017年,这位国企改革派干将因严重违纪遭到党内撤职、行政撤职,被降为正局级非领导职务。直到2018年,神华系腐败案仍在持续发酵。

风暴眼中,凌文得以保全。这位过去较少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的能源工程管理专家,在神华系反腐开启之初,即被提拔为该公司总经理。

彼时,在塌方式腐败和行业寒冬肆虐的废墟之上,一场史无前例的央企重组悄然酝酿。

2017年6月5日,中国神华与国电电力(600795.SH)双双停牌。一时间,神华与国电重组的传闻甚嚣尘上。

此时,国电总经理职位空缺已超半年,神华董事长一职也空缺超过三个月。三个月前,神华原董事长张玉卓调任天津,凌文以总经理身份主持工作。

2017年11月20日,国能投重组成立大会在北京召开,宣告这家新巨无霸正式成立。国家层面试图通过煤电联营,缓解数十年来煤电顶牛矛盾。

大会前,中组部副部长高选民宣布了凌文担任该公司总经理的任命决定。年届62岁的国电原董事长乔保平成为新公司首任掌门人。

在过渡的一年多时间里,乔保平与凌文这对新搭档交出一份成绩斐然的答卷。

2018年,国能投完成营业收入54 亿元,比排名中国第二的华能集团多出近一倍。其发电量95 亿千瓦时,装机容量2 887万千瓦,均高居五大发电集团之首。

进入2019年,人事变动风云再起。

今年 月,上任仅一年的乔保平到龄退休。

<家住永川区人民东一路的宋阿姨说起儿子读书就兴奋:“我儿子的班上今年只有52人啦p>继任者是原湖北省委常委、省政法委书记王祥喜。这位现年57岁的新掌门人早年长期在湖北矿务局系统工作,曾担任湖北煤炭厅副厅长。

短短一个月后,同样来自煤炭系统的“二把手”凌文离任,该公司总经理职位出现空缺。

国能投这场人事变动,仅是近一年半来电力央企权力更迭的一个缩影。

2018年第一个工作日,国电投原董事长王炳华退休,拉开人事变动的序幕。

此后,华能原总经理黄永达、中核原董事长王寿君、大唐原董事长陈进行、南方电原董事长李庆奎、三峡原董事长卢纯、华电原董事长赵建国、华能原董事长 、国能投董事长乔保平相继退休。

这场集体落幕大戏过后,九大电力央企一把手焕然一新。但截至目前,华能、大唐、华电、国能投四家发电集团,二把手职位依然空缺。

行业大洗牌中,凌文效法老领导张玉卓,踏上仕途成为一名地方大员。

但他所效力6 18天的煤电行业,仍驶在暗流涌动的改革深水区。

文/粟灵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灰指甲的治疗与预防
阳泉治疗白癜风重点医院
西宁哪里的白癜风医院好
Tags:
友情链接
武汉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