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大数据

愔姬第章细作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愔姬 第114章 细作

仍落在有失人心的区间

我和青青被软禁在凤仪宫内,吃穿用度和从前一样,除了不能随意进出外,其他和平时无异。

而且如果我俩要是想出去的话,除了人帝陛下,还真没人能拦得住。

只是如今庄绍被关在地牢里,秋安虽不说,也没有在我面前提起过,但是我看得出她的担忧心急,我知道此事幕后之人真正的目的在于我,庄绍不过是对方的一枚棋子,被无辜牵连。

所以事到如今我不可以再坐以待毙,当下第一件事便是先撇清自己,再谈救出庄绍之事。

秋安按着我的吩咐去库房盘查一番,夏染曾说那块帕子的丝料是灵女专用,而且那料子只来得及送到凤仪宫,秋安便去了库房清点,看长乐殿和青玄殿的赏赐里是否少了这丝料。

秋安不多会便从库房回来,一脸凝重地告诉我说,“公主,长乐殿的没变,我们青玄殿的丝料确实少了一块。”

虽然早已准备,听秋安如此说我还是后背发冷,“凤仪宫之内如今也不干净,能在我们眼皮底子下捣鬼,看来河睢宫的这位细作隐藏的很深。”

青青看我冷眉冷眼地说这番话,又劝我说:“好在青青公主一时半会还未受到牵连。”

“嗯。”我没再说别的,又出声唤来青凰。

青凰并未受到我禁足的影响,每日该吃吃,该喝喝,没有一点烦恼。

我让青凰去给河睢宫的丹凰传个信,让她帮我留意最近河睢宫内的动静,看看究竟是谁在害我。

青凰不一会专卖店早就关门了。 何先生说。儿就带回了丹凰公主的信,她信中说道:“我知道妹妹此番又被人暗中加害,河睢宫内之事我会而非赛季开始前签约替你留意,你自己小心些,保重自己!”

丹凰与我交好虽是看在青凰的份上,如今在宫里她确实少有的对我真心之人。

接下来是敬康,如今凤仪宫门外的女官奉了平玉帝姬的旨意,外面的人不好进来,芷蔓虽可替我传话出去,但她毕竟还小,秋安是我的人,难免扎眼。

思来想去,给敬康传信最稳妥的还是青凰,青凰虽然未去过敬康的住处,但我知道他住在帝城的北面,青凰知道大致位置,便能靠着气息找到敬康。

我在信中告知敬康,让他帮我探听些前朝的动静,还有人帝陛下对此事的态度。

敬康让青凰带回来的信里没说好与不好,也没说答应不答应,只写了一个字——“思”。

我看到敬康的笔迹后,虽有些怪他这个时候还如此轻薄,但是心里仍旧一暖。

秋安想办法托人带了个信儿给盼山姑姑,让她好生照顾庄绍些,盼山不知道秋安和庄绍的事,以为是我的吩咐,也托人带了信到凤仪宫给我,说:“请公主放心,盼山姑姑说,她会好生照顾庄绍大人的。”

等传信儿之人走后,秋安因紧张,也往里屋走去。

“等一下。”我假装冷着声音叫住她,秋安一激灵,有些害怕地停下,看着我不好意思地说:“公主,我没有传你的旨意。”

我板着脸盯着她,秋安被我盯着十分不自然,脸红到了脖子根,低着头巴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等这事结束后,我和人帝请

旨,让你嫁给庄绍大人怎么样?”

秋安扑通一声给我跪下,一脸着急地对我说:“公主,奴婢知道错了,你不要赶我走。”

我赶忙上前扶起她,看着她眼里的急色,笑了笑,帮她理了下头发,“说什么傻话呢,我只是看你俩各自有意,只是想让你俩早些正大光明地在一起,这样,也不会被人陷害。”

“可奴婢想跟着公主一辈子,若是因庄绍大人不能留公主身边,那奴婢宁可不嫁。”秋安信誓旦旦地对我说。

“又说傻话了。”我拉着她的手,“若因我你就不嫁,那我的罪孽岂不是更大了。再说,帝城里的规矩,即便出嫁,还是可以留在我的身边啊,大不了我带着你俩一起回水宫。”

秋安是帝城里的老人,听我这么说,虽知艰难,但也不是不可行,一时之间想到以后的事,脸比刚才还要红,但不一会,又开始担心起来。

“好了,盼山姑姑不是答应了我,会好好照顾庄绍大人的,再说庄绍大人身体强健,一时半会儿也不会有事,你先别担心了。”我知道秋安的心事,便好言相劝她说道。

秋安虽仍旧放心不下,但还是点点头,神色如常地在青玄殿里忙活,着手调查凤仪宫细作一事。

帝城中和我同心同德的灵女不多,信我的人也不会多,不过与其说是不信我,倒不如说事她们希望我真的出了这等丑事。

而害我之人,河睢宫的主谋还有凤仪宫内的细作,她们自然知道我是愿望的,因我还没有被定罪,好好地在凤仪宫住着,自然会采取下一步行动,而如今我有了防备,想来她们也会谨慎许多。

秋安回忆着说,那日库房里的东西,包括青玄殿和长乐殿的,都是经由她手清点过在各自的库房内放置好,除了她以外,还有两个女官也能接触到那批丝料,一个是长乐殿的琉璃,另外一个是青玄殿的墨雅。

因我不喜欢被太多人伺候着,青玄殿也不缺人手,还有芷蔓青青来我这里没规矩惯了,我将一些多余的下人安置在凤仪宫的前院做事,十分清闲,而着墨雅便是那些人中的一个。

琉璃在长乐殿,有很多机会接触青青,但我并没有急着告诉青青她身边之人可能会是河睢宫的细作,一来怕打草惊蛇,二来对方意不在青青,想来青青并不会有事,而且以她的性格,若是知道自己身边跟着不忠之人,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

我让秋安多去长乐宫走走,这样就算琉璃是真的细作,也会收敛许多。不管琉璃还是墨雅,只要做了这事,再好的心性,也不可能一切如常。

秋安依我的吩咐,每日都会和青青那里走走,暗中也查明了琉璃和墨雅的来历。

琉璃和百里家有些关系,算是远亲,之前在河睢宫内当值之时,也不止一次进出过河睢宫的住处,但平时人还本分,且三女伏罪之后,琉璃并没有表现得悲伤,只和往常一样。

至于墨雅,她来自于帝城外普通人家,入宫之后在夏染姑姑的手下做事,地位一般,没出过大的过错。

而这两个女子,平日里在凤仪宫内做事,都是极为稳妥得力之时,如若不是赶上这档子事,秋安本来还打算提拔她俩的。

我知道秋安在宫中的人脉很广,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查明墨雅和琉璃之前的事,还是有些出乎我意料。

(=老曲)

拉萨治疗阴道炎费用
石家庄早泄
上海哪家治妇科医院好
Tags:
友情链接
武汉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