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区块链

我真是大德鲁伊建木列车三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我真是大德鲁伊 062 建木列车(三)

“全体警戒,有敌人。』Ω文』学迷.”听见枪声响起,护送建木的战士们立刻建起防线。

一部分人进入小站的房间,占据了小站的楼顶位置,获得了相对辽阔的视野。另外的战士依托站台和车厢,建立起相对严密的三层防线。

枪声响起的时候,蔺教授就被战士带去保护起来。

洛云峰和靳月梦却依然站在车顶上巴菲特在并购方面不断扩张,他们在观察敌人的情势。

“从人数上看,我们这边人数相对多一些。”洛云峰拿着望远镜,他大声报着数据:“敌人在三点钟方向,距离三百米远。人数二十二人,携带有重火力。重复一遍,敌人有重火力!是1o7火箭弹。还有两个狙击手。”

“车顶危险,你们赶紧下来。”刘营长在地面急得直跺脚,大声招呼着洛靳二人。

为了建木列车的安全,军方拨出了一个营的兵力跟车。从理论上说,刘营长是最高的指挥官。

但是他的军衔比靳月梦要低,他命令不了靳月梦。可让他喊靳月梦长,他也不乐意。

“下去吧,敌情已经侦察清楚。别让刘营长等得心急。”洛云峰拉着靳月梦从两米多高的车顶跃下。

平常人可能摔断腿的高度,在两人面前如同下台阶一般。他俩很轻松就站到刘营长面前。

“这是哪里来的怪胎?这么高都敢往下跳。”刘营长心里嘀咕了一句,他快步走到两人面前:“蔺教授已经躲入避难所,两位也跟我来吧。”

洛云峰严肃的拒绝他的好意:“我刚才看过了,敌人有重火力,而我们的武器是清一色的轻武器。用血肉之躯硬撼1o7火箭弹是不明智的。空中支援什么时候可以到?”

“至少要一个半小时以上。”刘营长脸色很不好:“这里电磁环境复杂,无线电无法使用。只能通过固定线路对外通信,但是线路被他们破坏窃取。”

说着他指着敌人的方向:“被破坏的对外线路就在那边。现在他们掌握了线路,我们没法对外呼救。除非绕过他们,到五公里外的备用接口去。”

“摸清了我们的路线,还能带着重武器来这设伏,敌人是有备而来。”靳月梦沉声道:“通信兵在哪?我护送他们去备用接口求救信号。”

刘营长摇头否定靳月梦的决策:“宁将军,现在不是逞个人英雄的时候。既然这些人有备而来,他们就不会留给我们翻盘的机会。就算我们能赶到那里,备用接口可能也已经无法使用。”

“那你打算怎么办?你来安排,我们都听你的。”靳月梦心知自己长于幕后布置。对战场这种瞬息万变环境,还是刘营长更为擅长。

刘营长冲靳月梦敬了个礼,他转身大吼道:“连长排长都过来集合,现在布置作战任务。”

他的命令一下,十来个战士立刻在刘营长面前站成一排。

刘营长摊开手中的地图,他指着图上一点讲述的是观众尚未知晓的故事:“敌人在这,只有二十二人。我们有三百五十二人。从人数比例上来说,我们是他们的十几倍。”

“他们的位置无险可守,仅有的几枚1o7火箭弹。”刘营长画了一个圈,他斩钉截铁道:“我决定布个口袋包围他们。借助烟雾弹的掩护,从四面八方同时动强攻。只要能推进到三十米内,用手雷就能炸死这群狗日的。”

“现在天还没黑,干掉这批敌人后,我们还来的及吃晚饭。大家有没有信按派奖滚存原理心?”

“有!”年轻的战士们异口同声回答。

“都对下时间,现在是六点四十五分。你们还有十五分钟准备,多带几个烟雾弹和手雷。”刘营长看着表大声道:“七点整我会带一连在正面佯攻,二连三连趁机迂回到敌人侧翼。”

“总攻时间定在七点三十。如果你们提前到达位置,又展开了攻击阵型,记得射两枚绿色信号弹。如果我决定提前起总攻,也会往天上射两枚红色信号弹。”

因为附近有强电磁干扰,所有的对讲机和无线通讯都失去作用。三支攻击小队之间,只能依靠信号弹做为联系手段。

战士们一丝不苟的执行着命令。看着忙碌的众人,洛云峰突然有些遗憾:“可惜瑶瑶不在这里。以她的枪法,足够干掉对面那两个讨厌的狙击手。”

就在众人忙碌的时候,洛云峰找到刘营长:“给我一把枪,我说不定能帮上一点小忙。”

“恕我直言。”刘营长看着洛云峰,他直截了当道:“你不像当过兵的人。你以前开过枪吗?枪法怎么样?”

“马马虎虎吧。”洛云峰摸摸后脑:“其实我的技术也不算太菜。比起屠神要差点,比屠羊和破,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给他一只手枪。”刘营长听不懂洛云峰的话,他依然对警卫员吩咐道:“再给他两个弹夹。”

为什么不能给我一支95突击玩玩呢?洛云峰有些郁闷:其实我想跟你们一起冲锋。

就在众人准备得差不多的时候,大家听见一阵奇怪的呼啸声。

“是火箭弹!卧倒!”刘营长一声大吼,他把身边还在愣的年轻小战士直接扑倒。

“轰隆”巨响传来,一个装有橡树的集装箱变成巨大的火球。

刘营长目眦尽裂:“是铝热燃烧弹,他们的目标是集装箱。立刻动反击,不能让他们毁了集装箱!”

“你疯了吗?”洛云峰拉住刘营长,他指着敌人的方向:“从这边到那里,有三百多米的距离。就这么冲过去只是送死。不等你冲到两百米内,战士们就全拼光了。”

“你懂什么?”刘营长指着集装箱,他红着眼睛道:“这些东西关系整个国家的命运。我的任务,就是守住国家的未来。哪怕我有九条命,我也要全部填进去。”

洛云峰突然愣住。

他下意识看看身边的集装箱,心中涌起异样的情绪:里面装的是什么,没有人比他更清楚。

就是为了这么几根烂木头,一个营的战士打算用生命去填一条死亡沟壑。

他们不是洛云峰,没有死后复活的能力。生命对他们来说,都是绝无仅有的珍宝。

为了洛云峰弃之不要的烂木头,他们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就在这时,另一枚火箭弹的呼啸声响起。

刘营长的警告再次响彻云霄:“卧倒!”

但它没能击中列车中的集装箱。伴随着几声突击步枪的枪响,火箭弹在空中炸裂成一团火球。

“刘营长你大可放心。”洛云峰举着一支突击步枪站在原地,他冲刘营长笑道:“有我在这,他们的火箭弹别想再打中一个集装箱。”

爆炸火光映得他的脸一片通红。

随后而来的气浪,吹得洛周三云峰的头向后飘起。

刘营长愣愣看着持枪而立的洛云峰,他的心里只剩两个念头:居然能用突击步枪拦截火箭弹?这到底算是什么科学道理?(未完待续。)

南通哪家医院男科好
长沙包皮包茎治疗多少钱
南阳白癜风治疗中心
Tags:
友情链接
武汉物联网